• 谷歌、Facebook遭到投诉 或因隐私问题被欧盟调查 2019-04-24
  •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9-04-23
  • 崇尚英雄 精忠报国——我们家的报国故事 2019-04-18
  • “北京禁毒志愿者禁毒宣传月” 2019-04-15
  • 家电企业营销酣战世界杯 2019-04-11
  • 女摄影家侯波镜头中的新中国领导人 2019-04-09
  • 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启幕 设“一带一路电影周” 2019-04-08
  • 50人耗时13小时包出20余米长粽子 有7层楼高 2019-04-06
  •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04-05
  • 蒙古国第五届“乌兰巴托对话”国际会议闭幕 2019-04-04
  • 英媒称中国女性仍面临职场性别歧视:升职加薪机会少 2019-04-04
  • 盛世嘉园半夜狗叫声扰民哪个部门可以管 2019-04-01
  • 郑州市中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刘宝琴被查 2019-03-31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3-31
  • 广电总局严控主持人资质 访谈节目禁用"嘉宾主持" 2019-03-29
  • 百鬼同行  小说作者:华玲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二章:穿寿衣的老人

       ————————2009年7月2日—————星期四———————天气/晴

      早上我很早起床,因为我订了10点出发的车票,洗漱好后我一边吃面包一边收拾行李,临出门的时候才想起那只小黑猫来。

      我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它,突然就想起朱****蒙说的那些话,以及昨晚睡觉前它看我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急急出门去。

      我在路上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爷爷的情况,妈妈说今天好多了。

      我告诉了妈妈我要去旅游,但没有和她说我辞职的事。妈妈听了只是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打完电话,我才发现快10点了,连忙加快步伐,为了赶近路,我走了一条小路,就在我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巷子口那里蹲着一只小黑猫。

       它蹲坐在那里,好像已经等了我许久。

       我仔细一看,好像是我昨晚捡的那只,“你怎么在这里?”我故作镇定地和它说话。

      小黑猫“喵喵”叫了两声后往身后的小巷里走去,边走还边不时回过头来看我,似乎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我突然就像中邪了一样,完全忘了自己要去赶车,拉着行李箱就跟着小黑猫走进去了。

      巷子十分昏暗,气氛也很古怪,和巷子外那一片阳光灿烂的世界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我没有去考虑里面会不会有危险,只是好奇小黑猫究竟要带我去哪里。

       那条小巷不仅昏暗还很窄,最多只容得下两人并排行走,我跟着小黑猫走了好一会后,巷子里突然就出现了一盏盏大红灯笼,那些红灯笼是圆形的,底部垂着黄色须线,它们连成整齐的一排,高高悬挂在小巷两边。

       这种老式灯笼出现在这座现代化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真的有点奇怪和诡异。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先不说这座城市治安一般,哪怕是在治安再好的城市,像这样偏僻的小巷如果出现几个歹徒也是很正常的,我一个女孩子实在不该单独来这样的地方,到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后悔莫及了。想到这里我就要转身立马离开,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嗒”的一声,虽然声音很轻,却听得很是清楚。

      我被吓得马上转过头去看,看到的是一个老人,这个老人一头白花花的短发,瘦长的脸,眼窝深陷,嘴微微张着,看不到牙。他看起来好像已经很老了,80岁还是90岁呢?他站在那里,腰弯得很厉害,身子完全是依靠手里拄着的那根黑色拐杖支撑着的。

       “小姑娘?!崩先苏庋坪粑?,他的声音像卡着一口痰,听着叫人难受。

      我刚想礼貌地回一句,却突然发现老人穿着的黑色衣服上有一些像圆圈一样的图形,里面赫然写着个“寿”字。

      寿衣的“寿”!这是我首先联想到的东西,可又觉得不对,寿衣是死人才穿的啊,一个大活人谁会穿那种衣服诅咒自己!可是反过来一想,这个老人出现得本来就很突兀,说不定他……我出自本能地倒退了两步,脑海里不由得蹦出了“诈尸”这两个字来。

      关于“诈尸”的知识,还是朱****蒙给我强行灌输的,据蒙蒙说,人死之后,如果周边有猫、狗等经过,会引起死者的某些生命特征反应,有人会突然坐起来,或者站起来。大多数诈尸只有这么一两个动作,碰上死得冤的,死得不甘心的则会复活,复活后他们会和正常人一样走路说话,只是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而已,至于这样的“人”还能“活”多久就没人知道了。

      想到这些我突然就怕了,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那只小黑猫的经过才导致这具摆放在巷子里某个角落的尸体突然诈尸了!这样想的时候我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那一刻才发现我这个向来不信鬼神的人居然也会怕鬼。

      老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开口对我说,“放心,我是个大活人?!彼低昃涂伎人云鹄?,咳嗽的时候五官挤成一团,脸显得更加瘦长,让人不由得要替他担心这样咳下去会不会活活咳死。

      好在老人很快就停止了咳嗽,他的话也让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心想上面那个“寿”字应该是“长寿”的“寿”。

      “这件寿衣?!蹦闹先巳凑庋丝?,我一听“寿衣”两个字心里就“咯噔”一下,背后跟着发起凉来。

      老人说,“时日不多了,得趁着还能走动给自己先料理后事,今天去了趟寿衣店,试穿了下挺合身的,就穿着回家了。反正布料也舒服,就这样穿着,免得哪天突然死了,也没人帮我穿上,倒不如就这样一直穿到死?!?br />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离奇的事情,哪有自己去买寿衣还试穿的!简直闻所未闻。

      老人没有理会我的惊愕,他又咳嗽了起来,咳嗽完后问我,“你这是要走去哪里?”

      “我……”我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去的是哪里,想了想便告诉他,“我走错路了?!?br />
      “嗯,你可走进死胡同了?!崩先苏庋档氖焙蛴锲跹艄制?,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顺水推舟说道,“是啊,我正要往回走呢?!彼低耆赐蝗幌肫鹄先烁詹潘档哪蔷洹敖裉烊チ颂耸僖碌?,试穿了下挺合身的,就穿着回家了”,很是疑惑不解,既然这是条死胡同,他怎么回家?

      老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不紧不慢说道,“我家呀,就在小巷尽头,那里就住了我一户人家而已,每次买东西我都得从这条长长的巷子走出去,这条小巷的路灯只装了前半截,所以我才叫人帮我装了灯笼,晚上出门方便些?!薄∷豢谄盗苏饷炊嗷?,声音仍然像卡着痰,听得我一阵恶心,便也忘了去问他为什么装灯笼而不是装电灯。

       老人继续和我说, “这寿衣620块钱,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积蓄,可心疼死我了。你说这么贵一件衣服,等到死了才穿那多浪费啊。不能,我得多穿几回才舍得死,这衣服穿着比我那些破衣服舒服多了,你说这都什么料子做的这,怎么就要那么多钱?!崩先宋适钦庋?,却根本没打算让我回答一样,立马又自顾自说道,“有时候,我真羡慕那些死了之后有亲人在一边哭的人,哪怕是假哭的也好,像我这样的孤寡老人,无儿无女的,无亲无戚,怕是有一天死在屋子里被蛆虫啃得只剩下一副骨头都不会有人知道?!彼底攀滞缴弦幻?,“嗒”的一声,又按灭了一对灯笼。

       我突然觉得这个老人很可怜,不是因为他是孤寡老人而觉得他可怜,而是因为他开口闭口就说死,看似说得云淡风轻,内心其实却是畏惧死亡的吧,像每一个知道自己将要走到生命尽头的老人一样畏惧着,“也许人是有来生的?!蔽艺庋参克?,心里却想,“人死了就是死了,没了呼吸,没了思想,化成灰,四处散落,不复存在??瞻椎煤孟癫辉嬖诠谎?,哪来什么来生,所谓轮回,不过是对那些仍然留恋世间之人的一种安慰罢了?!钡彝蝗挥窒?,如果有一天自己活到了老人这个岁数,是不是也会像他一样畏惧起死亡来!想到这里心里升腾起一阵寒意,不敢再多想下去……

      在我和老人说着话的时候,那只小黑猫不知从哪个角落走了出来,它径直走到老人脚边对他“喵喵”叫了几声,然后不停去蹭他的脚,老人笑了,他那张瘦长的脸因为小黑猫的出现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走,回家?!彼庋阅侵恍『诿ㄋ?。

      听到老人这句话我这才恍然大悟过来,原来这只小黑猫是老人养的,原来它并不是想要带我去哪里而是单纯要回家。

       “小姑娘,可以帮个忙吗?”老人突然看着我对我说,他这样说的时候,脸上那种和蔼可亲的笑容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面无表情。

      我不知道他会需要我帮什么忙,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便犹豫着没有答话。

       老人看我没回答便直接对我说,“是这样的,买这件寿衣的时候,差那大姑娘30块钱,你顺便帮我带出去还给她。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再多走几次恐怕就要散架了?!彼底乓膊还芪矣忻淮鹩?,径自就朝前走了。

       我在那里犹豫了好一会,看着老人一瘸一拐的背影,想着他说的那句“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再多走几次恐怕就要散架了”终于还是决定帮这个忙。

      那时候我觉得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可以帮就帮一下吧,老人家孤苦伶仃一个人也是怪可怜的。

      可是没有如果,我就那样毫无戒备地跟着老人往前走,很快就走到了小巷的尽头,那里有一扇老旧的木门。

      老人停下来掏出钥匙开了门,然后和小黑猫一起走了进去,屋内很黑,我站在门外等着老人拿钱出来。

      老人进屋后没有马上开灯,小黑猫那双发着黄色光芒的眼睛在屋里各个角落飘来飘去,不管飘到哪个角落都好像在往我这个方向看来,看着就像在监督我,我突然就觉得这只小黑猫一点也不惹人喜欢了。

      “好了吗?”我迫不及待想离开了。

      “等一下?!崩先怂底诺懔亮艘徽得河偷?,灯被他放在一张半人高的四脚桌上,散发出昏黄的光芒来,光芒中隐约可以看到桌面上还放了一只白色陶瓷小碗和一个黑色的小坛子,坛子上贴了一块菱形红纸,纸上写了黑色的一个“酒”字,“你进来一下?!崩先硕晕宜?,声音仍旧是卡着痰的那种。

       我犹豫了一下后走进屋子站在四脚桌旁边,那盏煤油灯发出的光芒太昏暗,以至于屋内其余角落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楚都放了些什么。真的很奇怪,现在可是白天啊,这里怎么跟夜里一样黑。

       “来,你帮我拿着灯?!崩先送蝗惶崞鹱郎夏钦得河偷频莞?,然后示意我走到墙角边一个柜子前去。

       那是一个一米高的木柜子,总共有两层,每层有三个抽屉,老人走过去后先拉开最上面一个抽屉,在里面翻找起来。

       我提着灯站在他身后,突然发现柜子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大概12寸大的黑白照,被一个白色的木框框着,看起来就像一张遗照。

       可能是老人的妻子吧,我好奇走近一步想看看那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结果却发现照片里是个老头子,他一头白花花的短发,瘦长的脸,眼窝深陷,嘴微微张着,看不到牙。

       这不就是我旁边这个穿着寿衣的老人吗,我一下子被吓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偏偏老人在这个时候还突然回了头,昏黄灯光下只见他眼窝深陷,嘴微微张着,看不到牙,表情和遗照里的他一模一样。

       我“啊”地大叫了一声,只觉得有一股冷气从脚底一直爬到了头顶上,手一滑,煤油灯跌落到地上,滚了两滚,灭了……

      煤油灯一灭,浓墨般的黑暗立刻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我呆站在原地,双手垂直于身子两旁,僵硬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黑暗中我突然觉得自己周围站满了人,那些人好像有着一双无底洞一样黑的眼睛,只要我动一下他们就会发现我。

      活了23年,这是我第一次在黑暗里感到恐惧,要知道以前我对黑暗是没感觉的,哪怕夜再黑,半夜起身上厕所的时候我都懒得开灯,经常是摸黑穿过客厅去到卫生间再摸黑走回来。

      朱****蒙就特别羡慕我的胆大,因为胆小的她一到晚上就必须把全部能开的灯都开起来,去睡觉的时候还得留着三盏夜灯,一盏在自己的卧室,一盏在客厅,一盏在卫生间。

      她跟我说过,“睡觉的时候我总觉得没有安全感,特别是一个人睡的时候,我睡一会就要睁开眼睛来看看有没有人站在我床前看着我睡觉,确定没有之后我才能继续安心睡觉。我也试过不开夜灯睡觉,但根本睡不着,因为一睁开眼睛看到四周黑蒙蒙的我就总疑心有人躲在黑暗里的某个角落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br />
      当时我听了之后直翻白眼,对她说,“朱****蒙,你是不是应该考虑去看心理医生了?!?br />
      朱****蒙很认真和我说道,“之前我也怀疑过自己有心理疾病,但后来我在灵异贴吧里发现好多女生跟我一样,她们也得开着灯确定房间里没奇怪的人在看着自己才敢睡觉。有的女生还总觉得如果把脚伸出床边,床底下就会有一只白森森的手伸出来抚摸自己的脚,还有的女生总担心睡着睡着枕头边会多睡一个不认识的人,还有还有,有一个女生总怕半夜上完厕所回到房间会看到床上躺着一个熟睡的自己……”

      我僵硬着身子站在那一片黑暗中的时候突然就懂了朱****蒙的感受,原来当一个人拼命睁大眼睛却看不见周围有什么的时候,真的会莫名恐惧,继而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臆想出一大群莫名其妙的人出来的。

      那一刻我多么渴望看到光芒,哪怕只是一丝细小的微光也可以,然而四周始终乌黑一片,空气仿佛也被抽离了一般,我觉得自己有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好在那只黑猫走了过来,它那两只发着黄色光芒的眼睛如救命稻草般驱散掉了我所有的不安,我连忙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站姿,深呼吸之后小心翼翼开了口,“老爷爷?”一开口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十分难听,竟也像卡着一口痰,吓得我伸手去摸自己的喉咙……

      我喊了一声“老爷爷”后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变得好像也卡了一口痰一样,吓得我伸手就去摸自己的喉咙,当然什么也没有摸到。

      老人没有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许他正站在我对面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我呢,他的眼神应该是愠怒的吧,因为我摔掉了他的灯,“对不起,那个灯我会赔您钱?!蔽宜底啪腿ッ诖?,从里面掏出几张钱来。

      “你怕黑吗?”老人突然开口这样问,语气听起来有些阴森可怕。

      我突然意识到必须马上离开这个陌生又奇怪的地方了,摸索着便去寻找门的方向,哪知在黑暗中突然就摸到一头软软的头发,吓得我“嗖”地缩回手去。

      我又怕又后悔,懊恼自己怎么那么没有安全意识,怎么可以毫无防备地走进这样偏僻阴暗的巷子里的,还和这样一位奇怪的老人回家!我真是疯了!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只能努力去补救,于是我伸手去口袋里摸手机,老人却在这个时候提起煤油灯重新点着了,递给我后对我说,“小心点?!?br />
      我接过煤油灯后立马就要往门的方向走去,却发现原本是门的地方变成了一堵墙,再看四周也全都是墙,根本就没有门。

      我一下子懵了,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好,这个时候大喊救命肯定是没用的,报警的话,警察怕是也没办法马上找到我吧?而且如果被老人知道我报警了,不知道他会怎样对我呢,想了想我便撒谎道,“我先打电话取消一下车票?!?br />
      老人并没有理会我,他在柜子前抽出一个抽屉抱着走到四脚桌旁,搬了把凳子坐下,把抽屉里的东西全部倒在了桌子上,自言自语一样说道,“奇怪,那么大一个钱袋子,怎么老是找不着?!?br />
      看他一直低头没看我,我便拿着手机开始拨打110,可是奇怪的是怎么也拨打不出去,我又打朱****蒙的电话,一样打不出去。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老人一边在那堆杂物里找着东西一边说,“你别急,等下我会让小黑带你出去的?!彼庋凰滴疑晕残牧艘恍?,不过心里的石头还是没有落下来,继续拿着手机不停拨打着电话。

      老人在这个时候突然拿起了几张老照片,示意我过去看。

      我犹豫着走过去了,只见他手中那些照片的色调很复古,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的人拍下的,照片里的内容是一座古镇,第一张照片里有一座石拱桥,桥上站了一个撑花纸伞的女子,桥下有一艘乌篷船,撑船的老人戴着斗笠。第二张照片里则有一条石板路,路边有几间木屋,屋前都种了鲜花,阳光斜斜照着,温暖明媚。第三张照片里只有一座普通民宅,黑漆的大门,门前有只烧得正旺的小炉,炉上搁了一只水壶,壶里升腾着袅袅的白色烟雾。

      “这是宿宁古镇?!崩先怂?。

      我从没听过这个名字,之前在网上找旅游地的时候也没搜过这个古镇,心想可能是比较小比较偏僻无名的一个小镇吧,不过看起来倒是比那些闻名的古镇要吸引人一些呢,于是我随口便问了句,“是在哪里的呢?”

      那个老人看了我一眼,慢悠悠和我说道,“这是一个保留得很完整的古镇,你在那里绝对找不到一件现代化的东西。那里甚至没有电,天黑后都是用煤油灯。现在这个古镇里只住了一户人家,他们还穿着古时候的衣服,行着古时候的规矩?!?br />
      我听到这里一时就来了兴致,觉得这个古镇很有趣,便问老人,“这个古镇是在哪座城市里的呢?”

      老人没有马上回答我,反而很是认真地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很喜欢它吗?”

      我犹豫了一下后点点头。

      老人又问,“如果让你一辈子住在那里,你愿意吗?”

      一辈子?我当然不会愿意,我只是想去旅游又不是要搬家,便如实回他道,“我只打算去玩几天?!?br />
      老人听了好像很不满意,强调道,“我说的是一辈子在那里?!彼康髯拧耙槐沧印闭馊鲎植幻馊梦揖醯糜行┢婀?,心想为什么一定要是一辈子呢,突然就联想到拐卖这样的事情来,之前听说过有很多女孩子被拐卖到穷苦的山村去,过着很恐怖的生活,难道眼前这个老人也是拐卖人口的?这样一想我有点怕了,但又怕直接说不去老人也不会放过我,便说,“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女朋友估计也会想去,我可以找她一起去吗?”我这样说是希望老人没有觉察到我已经猜到他的目的,要让他觉得我不但不会跑还要另外多给“送”上一个女生,这样好让他放心地让我出去,只要出去我就可以借机逃脱了。

      老人没有回答我,他从抽屉中拿出一块松香一样的东西,把它放在了煤油灯的灯罩上,房间内顿时就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我下意识捂住鼻子,老人站了起来,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是你说愿意一辈子呆在那里的,我没有强迫你啊小姑娘?!?br />
      我刚想问他是什么意思,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还没反应过来就失去了知觉。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五分彩是什么 www.hpbw.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email protected]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



  • 谷歌、Facebook遭到投诉 或因隐私问题被欧盟调查 2019-04-24
  •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9-04-23
  • 崇尚英雄 精忠报国——我们家的报国故事 2019-04-18
  • “北京禁毒志愿者禁毒宣传月” 2019-04-15
  • 家电企业营销酣战世界杯 2019-04-11
  • 女摄影家侯波镜头中的新中国领导人 2019-04-09
  • 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启幕 设“一带一路电影周” 2019-04-08
  • 50人耗时13小时包出20余米长粽子 有7层楼高 2019-04-06
  •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04-05
  • 蒙古国第五届“乌兰巴托对话”国际会议闭幕 2019-04-04
  • 英媒称中国女性仍面临职场性别歧视:升职加薪机会少 2019-04-04
  • 盛世嘉园半夜狗叫声扰民哪个部门可以管 2019-04-01
  • 郑州市中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刘宝琴被查 2019-03-31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3-31
  • 广电总局严控主持人资质 访谈节目禁用"嘉宾主持" 2019-03-29